打嗝竟然是脊椎的問題!攻脊新醫講脊椎的奇妙故事

身為醫師,必須心中有一個很明確的人體構造圖,對神經的表現有一個中心想法,才能在面對如萬花筒般的多樣性病徵中,循線索往上游追溯,找出患者的真正病因再對症下藥與治療。

我們的身體構造很複雜,有些器官或部位發生疼痛,但原因卻是其他病症引起。

一名患者因疼痛合併打嗝的情形前來找楊醫師治療。一般人會以為打嗝是胃脹氣,醫學上來說,打嗝是橫隔膜非自主性的痙攣及收縮。這名病患竟然因腰痛與打嗝就診,也是我首次遇到。

幫這位病患做理學檢查時,我在按壓她的脊椎就會誘發打嗝,仔細問診後,才發現患者在一次脊椎某部位受傷後,使得整段脊髓都敏感化,造成脊椎的每一個地方都是激發點 (trigger point)。她在第一次治療結束後回家,仍持續打嗝 2 小時,但接受過幾次治療後,終於腰痛及打嗝都逐漸減少,晚上也能好好睡上一覺了。

這些千奇百怪的病徵都是脊椎病變造成的問題,臨床表現的症狀南轅北轍,因此不能以傳統的觀念去理解,認為神經出現問題,就只會以痛或是酸麻的狀況呈現。曾有不同臨床患者的主訴症狀是冰冷感、熱感、腳底熱熱的、滑滑的。對於這些奇特感受異常的描述,其實源頭都一樣。

身為醫師,必須心中有一個很明確的人體構造圖,對神經的表現有一個中心想法,才能在面對如萬花筒般的多樣性病徵中,循線索往上游追溯,找出患者的真正病因再對症下藥與治療。

分類: 案例標籤: ,
分享至: